蘇軾

蘇軾(1037-1101),乃北宋文學家、書畫家。字子瞻,號東坡居士。漢族,四川人。一生仕途坎坷,學識淵博,天資極高,詩文書畫皆精。其文汪洋恣肆,明白暢達,與歐陽修並稱歐蘇,為“唐宋八大家”之一;詩清新豪健,善用誇張、比喻,藝術表現獨具風格,與黃庭堅並稱蘇黃;詞開豪放一派,對後世有巨大影響,與辛棄疾並稱蘇辛;書法擅長行書、楷書,他與黃庭堅、米芾、蔡襄並稱宋四家;畫學文同,論畫主張神似,提倡“士人畫”。著有《蘇東坡全集》和《東坡樂府》等作品。

中文名: 蘇軾
外文名: Su shi
別名: 蘇子瞻、蘇東坡
國籍: 中國北宋
民族: 漢族
出生地: 四川眉山
出生日期: 1037年1月8日(丁丑年)
逝世日期: 1101年(辛巳年)8月24日
職業: 文學家、畫家、書法家
主要成就: 詩、詞、賦、散文、書法、繪畫
代表作品: 《赤壁賦》《石鍾山記》《飲湖上初晴後雨》《念奴嬌·赤壁懷古》
地位: 唐宋八大家之一

個人簡介

姓名:蘇軾
字:子瞻、和仲
號:東坡居士
家鄉:四川眉山
家族成員:蘇洵(父)、程氏(母)、蘇轍(弟)、王弗(妻)、王閏之(第二任妻,王弗堂妹)、王朝雲(侍妾)、蘇邁(長子,王弗所生)、蘇迨(王閏之所生)、蘇過(王閏之所生)、蘇遁(王朝雲所生,夭折)
所處朝代:北宋
詩歌類型:宋詞、宋詩
代表作品:《水調歌頭》、《赤壁賦》、《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記夢》、《念奴嬌·赤壁懷古》、《定風波》、《江城子·密州出獵》、《飲湖上初晴後雨》《浣溪沙》 《臨江仙》 《題西林壁》《記承天寺夜遊》等。
為“唐宋八大家之一”(唐宋八大家:韓愈,柳宗元,歐陽修,王安石,曾鞏,蘇洵,蘇軾,蘇轍)
宋詞豪放派創始人,也作婉約詩詞。
父子三人合稱“三蘇”。父子三人都是政治家。
名號由來
 
蘇軾,字子瞻,又字和仲,號東坡居士。
 
蘇洵在給蘇軾取名時,是煞費一番苦心的。軾,是古代車前用做乘車人扶手的橫木。對於車載人這一功能而 言,軾是沒有用的。但是如果沒有軾,那就不僅僅是車的硬件設施不完善,乘車人在崎嶇顛簸的路上也難確保安穩。蘇洵取“軾”名,是企望 其“外飾”,即巧為觀瞻,處世圓通。
“軾”字出自《左傳·僖公二十八年》:“君馮(憑)軾而觀”,蘇洵寫的《名二子說》是這樣解釋的:“輪、輻、蓋、軫,皆有職乎車。
 
而軾獨若無所為者。雖然,去軾,則吾未見其為完車也。軾乎,吾懼汝之不外飾也!
天下之車莫不由轍。而言車之功,轍不與焉。雖然,車仆馬斃,而患亦不及轍。是轍者善處乎禍福之間也。轍乎,吾知免矣”。
 
說起“東坡居士”這個名字有一番來歷:元豐二年(公元1079年)十二月,蘇軾被貶黃州。初到黃州,蘇軾生活困頓,黃州通判馬正卿是他的故人,便從州府要來了已經荒蕪了的五十畝軍營舊地給他種。營地位於黃州的東坡,次年春天,蘇軾於其上築雪堂,題之曰“東坡雪堂”,作《雪堂記》。
 
為什麼他要取號為東坡居士呢?因為他很仰幕唐朝的詩人白居易居士,而當年,白居易貶謫四川忠州時,也曾在其地的東坡種植花木,並寫下了不少閑適詩,如《步東坡》、《別東坡花樹》等,白居易曾寫一首《步東坡》的詩:“朝上東坡步,夕上東坡走,東坡何所愛,愛此新成樹。”蘇軾仰慕白居易,故自號曰“東坡居士”。“蘇東坡”一名也由此名垂千古。

生平年表大概

1036年景祐三年十二月十九日蘇軾降生
1054年娶王弗
1057年21歲高中進士,母喪,服孝(1057.4~1059.6)
1059年舉家前往京都
1061年蘇軾應中制科考試,入第三等。
1061年任鳳翔府判官;英宗治平元年——四年(1064~1068)
1064年任職史館
1065年5月妻喪
1066年父喪;服孝(1066.4~1068.7);神宗熙寧元年——元豐八年(1068~1086)
1068年娶王閏之(王弗之堂妹)
1069年返京;任職史館
1071年任告監管;任杭州通判
1074年38歲任密州太守
1076年40歲任徐州太守
1079年43歲任湖州太守;入獄
1080年謫居黃州,擔任黃州團練副使
1084年往常州
1085年往登州;任登州太守;往京都;任中書舍人;哲宗(1086~1100)元祐年間太後執政(1085~1093)
1086年以翰林學士知制誥
1089年任杭州太守兼浙西軍區司令
1091年任吏部尚書;往京都;任潁州太守
1092年任揚州太守;兵部尚書;禮部尚書
1093年8月妻喪;9月太後逝世;調定州太守;河北軍區司令
1094年往惠州貶所;謫居惠州
1097年往海南;謫居海南儋州;徽宗(1101~1126)向太後執政(1100)
1101年,北返;往常州;建中靖國元年七月二十八日逝世,享年66歲
1102年,即崇寧元年六月葬於汝州郟城釣台鄉上瑞里。

詩詞解說

蘇軾的詩現存約兩千七百餘首,其詩內容以豪放為主,筆力縱橫,窮極變幻,具有浪漫主義色彩,為宋詩發展開辟了新的道路。葉燮(字星期)《原詩》說:“蘇軾之詩

蘇軾

  蘇軾

,其境界皆開辟古今之所未有,天地萬物,嬉笑怒罵,無不鼓舞於筆端。”趙翼《甌北詩話》說:“以文為詩,自昌黎始,至東坡益大放厥詞,別開生面,成一代之大觀

。……尤其不可及者,天生健筆一枝,爽如哀梨,快為並剪,有必達之隱,無難顯之情,此所以繼李、杜後為一大家也,而其不如李、杜處亦在此。”其詩清新豪健,善用誇張比喻,在藝術表現方面獨具風格。少數詩篇也能反映民間疾苦,指責統治者的奢侈驕縱。

詞開豪放一派,對後代很有影響。《念奴嬌·赤壁懷古》、《水調歌頭·丙辰中秋》傳誦甚廣。詩文有《東坡七集》等。蘇軾的詞現存三百四十多首,沖破了專寫男女戀情和離愁別緒的狹窄題材,具有廣闊的社會內容。蘇軾將北宋詩文革新運動的精神,擴大到詞的領域,掃除了晚唐五代以來的傳統詞風,開創了與婉約派並立的豪放派,擴大了詞的題材,豐富了詞的意境,沖破了詩莊詞媚的界限,對詞的革新和發展做出了重大貢獻。

名作有《念奴嬌》、《水調歌頭》等,開豪放詞派的先河,與辛棄疾並稱“蘇辛”。劉辰翁在《辛稼軒詞序》說:“詞至東坡,傾盪磊落,如詩,如文,如天地奇觀。”

前期在題材上的作品主要反映了蘇軾的“具體的政治憂患”,而後期作品則將側重點放在了“寬廣的人生憂患”,嫉惡如仇,遇有邪惡,則“如蠅在台,吐之乃已”。其行雲流水之作引發了烏台詩案。黃州貶謫生活,使他“諷刺的苛酷,筆鋒的尖銳,以及緊張與憤怒,全已消失,代之而出現的,則是一種光輝溫暖成熟,透徹而深入。”
 
蘇軾詞風可分三類 :
 
一、 豪放風格
這是刻意追求的理想風格。他以充沛、激昂甚至略帶悲涼的感情融入詞中,寫人狀物以慷慨豪邁的形象和闊大雄壯的場面取勝。
二、 曠達風格
最能代表蘇軾思想和性格特點的詞風,表達了詩人希望隱居、避開亂世、期待和平的願望。
三、 婉約風格
婉約詞的數量在其詞的總數中佔有絕對多的比例,這些詞感情純正深婉,格調高遠,也是對傳統婉約詞的一種繼承。
 

書法

蘇軾還擅長行、楷書,與黃庭堅、米芾、蔡襄並稱“宋四家”。他曾遍學

元代趙孟頫繪《蘇軾小像》

  元代趙孟頫繪《蘇軾小像》

晉、唐、五代名家,得力於王僧虔、李邕、徐浩、顏真卿、楊凝式,而自成一家 ,自創新意。 用筆豐腴跌宕,有天真爛漫之趣.。 自雲:“我書造意本無法”;又雲:“自出新意,不踐古人。” 黃庭堅說他:“早年用筆精到,不及老大漸近自然”;又雲:“到黃州後掣筆極有力。”晚年又挾有海外風濤之勢,加之學問、胸襟、識見處處過人,而一生又屢經坎坷。

人書並尊,在當時其弟兄子侄子由、邁、過,友人王定國、趙令畤均向他學習;其後歷史名人如李綱、韓世忠、陸游,以及的吳寬,清代的張之洞,亦均向他學習,可見影響之大。黃庭堅在《山谷集》里說:“本朝善書者,自當推(蘇)為第一。”

《黃州寒食帖》是蘇軾行書的代表作。這是一首遣興的詩作,是蘇軾被貶黃州第三年的寒食節所發的人生之嘆。詩寫得蒼涼多情,表達了蘇軾此時惆悵孤獨的心情。通篇書法起伏跌宕,光彩照人,氣勢奔放,而無荒率之筆。《黃州寒食詩帖》在書法史上影響很大,洋溢着起伏的情緒。元朝鮮於樞把它稱為繼王羲之《蘭亭序》、顏真卿《祭侄稿》之後的"天下第三行書"。 是蘇軾書法作品中的上乘。
 
《黃州寒食詩帖》彰顯動勢,洋溢着起伏的情緒。詩寫得蒼涼惆悵,書法也正是在這種心情和境況下,有感而出的。通篇起伏跌宕,迅疾而穩健,痛快淋漓,一氣呵成。
 
因為有諸家的稱賞贊譽,世人遂將《寒食帖》與東晉王羲之《蘭亭序》、唐代顏真卿《祭侄稿》合稱為“天下三大行書”,或單稱《寒食帖》為“天下第三行書。”還有人將“天下三大行書”作對比說:《蘭亭序》是雅士超人的風格,《祭侄帖》是至哲賢達的風格,《寒食帖》是學士才子的風格。它們先後媲美,各領風騷,可以稱得上是中國書法史上行書的三塊里程碑。

繪畫

蘇軾在繪畫方面畫墨竹,師文同(即文與可),比文更加簡勁。米芾說他“作墨竹,從地一直起至頂。余問:何不逐節分?曰:竹生時,何嘗逐節生?”亦善作枯木怪石。

米芾又雲:“作枯木枝幹,虯曲無端;石皴硬,亦怪怪奇奇無端,如其胸中盤郁也。”均可見其作畫很有奇想遠寄。其論書畫均有卓見,論畫影響更為深遠。如重視神似,認為“論 畫以形似,見與兒童鄰”,主張畫外有情,畫要有寄託,反對形似,反對程式束縛,提倡“詩畫本一律,天工與清新”,並明確提出“士人畫”的概念等,高度評價“詩中有畫,畫中有詩”的藝術 造詣。為其後“文人畫”的發展奠定了理論基礎。

存世書跡有《黃州寒食詩》、《赤壁賦》、《答謝民師論文》與《祭黃幾道文》、《前赤壁賦》等。存世畫跡有《古木怪石圖卷》、《竹石圖》;《瀟湘竹石圖卷》也是他的作品。

瀟湘竹石圖卷

瀟湘竹石圖卷

蘇軾在才俊輩出的宋代,在詩、文、詞、書、畫、修心、悟道、自然辟穀等許多方面均取得了登峰造極的成就。

主要作品

文學作品

【古文】
《荀卿論》、《范增論》、《留侯論》、《賈誼論》、《晁錯論》、《東坡志林》、《隨記集》、《刑賞忠厚之至論》、《石鍾山記》、《記承天寺夜遊》、《重巽以申命論》、《進策》。
《策別課百官》六篇
《策別安萬民》六篇
《策別厚貨財》二篇
《策別訓兵旅》三篇
《策斷》三篇
《黠鼠賦》
《記游定惠院》(一作《記游定慧院》)
詩詞賦】
1《赤壁賦》
2《後赤壁賦》
3《東欄梨花》
4《出潁口初見淮山,是日至壽州》
5《春宵》
6《海棠》
7《和子由澠池懷舊》
8《和子由踏青》
9《花影》
10《惠崇春江晚景》 (此詩為作者蘇軾觀看惠崇所畫《春江晚景》而作)
11《臘日游孤山訪惠勤惠思二僧》
明末陳洪綬繪《東坡圖》

  明末陳洪綬繪《東坡圖》

12《六月二十七日望湖樓醉書》
13《三月二十九日》
14《上元侍宴》
15《石蒼舒醉墨堂》
16《書李世南所畫秋景》
17《題金山寺》
18《題西林壁》
19《望海樓晚景》
20《雪後北台書壁》
21《飲湖上初晴後雨》
22《有美堂暴雨》
23《寓居定惠院之東,雜花滿山,有海棠一株,士人不知貴也》
24 《贈劉景文》
25《正月二十日,往岐亭,郡人潘、古、郭三人送余於女王城東禪莊院》
26《正月二十日,與潘、郭二生出郊尋春,忽記去年是日同至女王城,乃和前韻》
27 《八聲甘州·寄參寥子)》
28《卜算子·缺月掛疏桐》
29《蝶戀花·花褪殘紅青杏小》
30《蝶戀花·記得畫屏初會遇》
31《蝶戀花·密州上元》
32《定風波·常羨人間琢玉郎》
33《定風波·莫聽穿林打葉聲》
34《水龍吟·次韻章質夫楊花詞》
35《洞仙歌·冰肌玉骨》
36《洞仙歌·江南臘盡》
37《賀新郎·乳燕飛華屋》
38《浣溪沙·覆塊青青麥未蘇》
明代孫克弘繪《東坡小像》

  明代孫克弘繪《東坡小像》

39《浣溪沙·畫隼橫江喜再游》
40《浣溪沙·簌簌衣巾落棗花》
41《浣溪沙·山色橫侵蘸暈霞》
42《浣溪沙·山下蘭芽短浸溪》
43《浣溪沙·送梅庭老赴上黨學官》
44《浣溪沙·細雨斜風作小寒》
45《浣溪沙·寓意》
46《浣溪沙·照日深紅暖見魚》
47《減字木蘭花·春月》
48《減字木蘭花·空床響琢》
49《江城子·翠娥羞黛怯人看》
50《江城子·湖上與張先同賦時聞彈箏》
51《江城子·密州出獵(老夫聊發少年狂)》
52《江城子·天涯流落思無窮》
53《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記夢(十年生死兩茫茫)》
54《臨江仙·夜飲東坡醒復醉》
55《滿江紅·江漢西來》
56《滿江紅·清潁東流》
57《滿庭芳·三十三年》
58《木蘭花令·次歐公西湖韻》
59《南歌子·雨暗初疑夜》
60《南鄉子·寒雀滿疏籬》
61《南鄉子·涼簟碧紗廚》
62《南鄉子·霜降水痕收》
63《南鄉子·送述古》
64《念奴嬌·赤壁懷古》
65《沁園春·孤館燈青》
66《沁園春·情若連環》
67《青玉案·三年枕上吳中路》
68《阮郎歸·初夏》
69《少年游·去年相送》
70《哨遍·為米折腰》
71《水調歌頭·黃州快哉亭贈張偓佺》
72《水調歌頭·明月幾時有》
對聯
縱使萬般尋路無;不墮野地隨人居。
三登慶元三人第;四入熙寧四輔中。
——挽韓琦。韓琦鄉、省、殿試皆為第三名,為相後四次遷官

書法作品

《中山松醪賦》
《洞庭春色賦》

蘇軾書法圖冊

蘇軾書法圖冊

《人來得書帖》
《答謝民師論文帖》
《赤壁賦》
《江上帖》
《黃州寒食詩帖》(被譽為天下第三行書)
《李白仙詩帖》
《次韻秦太虛詩帖》
《渡海帖》
《祭黃幾道文卷》
《梅花詩帖》
《新歲展慶帖》
《寶月帖》
《令子帖》
《東武帖》
《北游帖》
《致南圭使君帖》
《次辯才韻詩》
《一夜帖》
《宸奎閣碑》

蘇軾書法

蘇軾書法

《致若虛總管尺牘》
《懷素自序》
《近人帖》
《與范子豐》

繪畫作品

《瀟湘竹石圖》
《小雞啄米圖》
《枯木怪石圖》
《偃松圖卷》
《雨竹》

注本作品

比較著名的有注本:
1.詩注
查慎行《補注東坡編年詩》
馮應榴《蘇文忠詩合注》
王文誥《蘇文忠公詩編注集成》
孔凡禮點校的《蘇軾詩集》,中華書局1982年出版 。
2.文注
南宋邱曄編注的選本《經進東坡文集事略》。
明末茅維的《東坡先生全集》。
孔凡禮點校的《蘇軾文集》,中華書局1986年出版。
3.詞注
近人朱祖謀的編年本《東坡樂府》。
今人龍榆生的《東坡樂府箋》。

傳世名言佳句

就來說,比較容易獲得而質量又較高的版本是孔凡禮點校的《蘇軾文集》《蘇軾詩集》

詞句

1.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水調歌頭》
2.欹枕江南煙雨,杳杳沒孤鴻。《水調歌頭·黃州快哉亭贈張偓佺》
3.笑漸不聞聲漸悄,多情卻被無情惱。《蝶戀花》
4.枝上柳綿吹又少,天涯何處無芳草?《蝶戀花》
5.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夜記夢》
6.千里孤墳,無處話凄涼。《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夜記夢》
7.相顧無言,惟有淚千行。《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夜記夢》
8. 會挽雕弓如滿月,西北望,射天狼。《江城子·密州出獵》
9.欲寄相思千點淚,流不到,楚江東。《江城子》
10.天涯流落思無窮!既相逢,卻匆匆。《江城子》
11.大江東去,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念奴嬌·赤壁懷古》
12.有情風萬里卷潮來,無情送潮歸。《八聲甘州》
13.休言萬事轉頭空,未轉頭時皆夢。《西江月》
14.中秋誰與共孤光,把盞凄然北望。《西江月》
15. 高情已逐曉雲空,不與梨花同夢。《西江月》
16.長恨此身非我有,何時忘卻營營?《臨江仙》
17.小舟從此逝,江海寄餘生。《臨江仙》
18.此生此夜不長好,明月明年何處看?《陽關曲》
19.人間有味是清歡。《浣溪沙》
20.酒困路長惟欲睡,日高人渴漫思茶。《浣溪沙》
21.誰道人生無再少?門前流水尚能西。《浣溪沙》
22.揀盡寒枝不肯棲,寂寞沙洲冷。《卜算子·黃州定慧院寓居作》
23.細看來,不是楊花,點點是離人淚。《水龍吟》
24.回首向來蕭瑟處,歸去,也無風雨也無晴。《定風波》
25.人生如夢,一尊(通“樽”)還酹江月 。《念奴嬌·赤壁懷古》
26.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此事古難全。《水調歌頭》
27.世事一場大夢,人生幾度秋涼。《西江月》
28竹杖芒鞋輕勝馬,誰怕?一蓑煙雨任平生。《定風波》

詩句

1.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妝濃抹總相宜。《飲湖上初晴後雨》
2.春宵一刻值千金,花有清香月有陰。《春夜》
3.陌上花開蝴蝶飛,江山猶是昔人非。《陌上花》
4.生前富貴草頭露,身後風流陌上花。《陌上花》
5.人老簪花不自羞,花應羞上老人頭。《吉祥寺賞牡丹》
6.江山如此不歸山,江神見怪驚我頑。《游金山寺》
7.竹外桃花三兩枝,春江水暖鴨先知。《惠崇春江曉景》
8.九死南荒吾不恨,茲游奇絕冠平生!《六月二十日夜渡海》
9.雲散月明誰點綴,天容海色本澄清。《六月二十日夜渡海》
10.杳杳天低鶻沒處,青山一發是中原。《澄邁驛通潮閣》
11.廬山煙雨浙江潮,未到千般恨不消。《廬山煙雨》
12.天外黑風吹海立,浙東飛雨過江來。《有美堂暴雨》
13.日啖荔枝三百顆,不辭長作嶺南人。《食荔支二首》
14.惆悵東欄一株雪,人生看得幾清明。《東欄梨花》
15.人生到處知何似,應似飛鴻踏雪泥。《和子由澠池懷舊》
16.橫看成嶺側成峰,遠近高低各不同。《題西林壁》
17.不識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題西林壁》
18.盡見西山遮岱嶺,迥分東野隔新羅。《登表海亭》
19.人似秋鴻來有信,事如春夢了無痕。《正月二十日,與潘、郭二生出郊尋春,忽記去年是日同至女王城,乃和前韻》
20.請得一日假,來游半月泉。何人施大手,擘破水中天《半月泉蘇軾、曹輔、劉季孫、鮑朝懋、鄭嘉會、蘇固同游,元祐六年三月十一日 》
21.荷盡已無擎雨蓋,菊殘猶有傲霜枝。——《贈劉景文》

文句

1.古之立大事者,不惟有超世之才,亦必有堅韌不拔之志。 ——《晁錯論》
2.庭下如積水空明,水中藻荇交橫,蓋竹柏影也。——《記承天寺夜遊》
3.寄蜉蝣於天地,渺滄海之一粟。哀吾生之須臾,羨長江之無窮。挾飛仙以遨遊,抱明月而長終。知不可乎驟得,托遺響於悲風。——《(前)赤壁賦》
4.江流有聲,斷岸千尺,山高月小,水落石出。——《後赤壁賦》
5.人能碎千金之璧,不能無失聲於破釜;能搏猛虎,不能無變色於蜂蠆。——《黠鼠賦》

家庭成員

蘇軾的結發之妻叫王弗,四川眉州青神鄉貢進士王方之女。“生十有六歲,而歸於軾。”十六歲嫁給蘇軾以後,她堪稱蘇軾的得力
明代杜堇繪《蘇軾題竹》

  明代杜堇繪《蘇軾題竹》

助手,有“幕後聽言”的故事。蘇軾為人曠達,待人接物相對疏忽,於是王弗便在屏風後靜聽,並將自己的建議告知於蘇軾。蘇軾的《亡妻王氏墓誌銘》中記載着這樣的故事:軾與客言於外,君立屏間聽之,退必反覆其言曰:“某人也,言輒持兩端,惟子意之所向,子何用與是人言?”有來求與軾親厚甚者,君曰:“恐不能久。

其與人銳,其去人必速。”已而果然。 每當蘇軾讀書時,她便陪伴在側,終日不去;蘇軾偶有遺忘,她便從旁提醒。可謂蘇軾絕佳的賢內助。王弗侍親甚孝,對蘇軾關懷備至,二人情深意篤,恩愛有加。

蘇軾曾寫過王弗對他的諍言:
某官於岐下,所居大柳下,雪方尺不積;雪晴,地墳起數寸。軾疑是古人藏丹葯處,欲發之。亡妻崇德君曰:使吾先姑在,必不發也。軾愧而止。
治平二年五月(1065年),年僅二十七歲的王弗去世,蘇軾依父親蘇洵言“於汝母墳塋旁葬之”,在王弗遷墓與蘇母合葬時所寫的墓誌銘中哀嘆說,“君得從先夫人於九原,余不能。嗚呼哀哉!余永無所依怙。君雖沒,其有與為婦何傷乎?嗚呼哀哉!”,並在埋葬王弗的山頭親手種植了三萬株松樹以寄哀思。
 
十年後,熙寧八月,蘇軾已因與當權者政見不和,被轉遷至密州任知州,蘇軾為王弗寫下了被譽為悼亡詞千古第一的《江城子·記夢》:
 
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千里孤墳,無處話凄涼。縱使相逢應不識,塵滿面,鬢如霜。
 
夜來幽夢忽還鄉,小軒窗,正梳妝。相顧無言、唯有淚千行。料得年年腸斷處,明月夜,短松岡。
 
當了解到蘇軾與王弗的愛情故事後,再讀這首詞,可知其中的情感沉痛深切。
 
蘇軾的第二任妻子叫王閏之,是王弗的堂妹,在王弗逝世後第三年嫁給了蘇軾。她比蘇軾小十一歲,自小對蘇軾崇拜有加,生性溫柔,處處依着蘇軾。王閏之伴隨蘇軾走過了他人生中最重要的25年,歷經烏台詩案,黃州貶謫,在蘇軾的官海沉浮中,與之同甘共苦。最困難時,和蘇軾一起採摘野菜,赤腳耕田,變着法子給蘇軾解悶。在王閏之生日之際,蘇軾放生魚為她資福,並作《蝶戀花》紀事。詞中“三個明珠,膝上王文度”,是贊美她對三個兒子都一視同仁,疼愛不分彼此。
 
二十五年之後,王閏之也先於蘇軾逝世。蘇軾痛斷肝腸,寫祭文道:“我曰歸哉,行返丘園。曾不少須,棄我而先。孰迎我門,孰饋我田。已矣奈何,淚盡目干。旅殯國門,我實少恩。惟有同穴,尚蹈此言。嗚呼哀哉。”在妻子死後百日,請他的朋友、大畫家李龍眠畫了十張羅漢像,在請和尚給她誦經超度往生樂土時,獻給了妻子亡魂。蘇軾死後,蘇轍將其與王閏之合葬,實現了祭文中“惟有同穴”的願望。
 
熙寧七年(1074),時在杭州的蘇軾夫人王閏之把王朝雲從歌舞班中買出,收為侍女,當時王朝雲年僅十二歲。她長大後,大約是在黃州,被蘇軾收為侍妾。蘇軾為她起字“子霞”,比蘇軾小二十六歲。二十二歲為東坡生了個兒子。東坡老來得子欣喜若狂,對友人說:“雲藍小袖者,近輒生一子,想聞之一拊掌也。”給孩子取名蘇遁,乳名“干兒”,出生三日按習俗洗浴時,寫下了《洗兒戲作》:“人皆養子望聰明,我被聰明誤一生。惟願孩兒愚且魯,無災無難到公卿。” 但天有不測風雲,干兒十一個月大時因病不幸夭折。他哭道:“吾年四十九,羈旅失幼子。幼子真吾兒,眉角生已似。未期觀所好,蹁躚逐書史。
搖頭卻梨栗,似識非分恥。吾老常鮮歡,賴此一笑喜。忽然遭奪去,惡業我累爾。衣薪那免俗,變滅須臾耳。歸來懷抱空,老淚如瀉水。我淚猶可拭,日遠當日忘。母哭不可聞,欲與汝俱亡。故衣尚懸架,漲乳已流床。感此欲忘生,一卧終日僵。中年忝聞道,夢幻講已詳。儲葯如丘山,臨病更求方。仍將恩愛刃,割此衰老腸。知迷欲自反,一慟送余傷。
 
”又寫朝雲悲情:“我淚猶可拭,日遠當日忘。母哭不可聞,欲與汝俱亡。故衣尚懸架,漲乳已流床。感此欲忘生,一卧終日僵……”
蘇軾最困頓時,他身邊的侍妾紛紛離去,王朝雲卻一直陪伴其左右。是蘇軾的紅顏知己,蘇軾寫給王朝雲的詩歌最多,稱其為“天女維摩”。據說蘇東坡被貶惠州時,王朝雲常常唱《蝶戀花》詞,為蘇軾聊解愁悶。每當朝雲唱到“枝上柳綿吹又少”時,就掩抑惆悵,不勝傷悲,哭而止聲。東坡問何因,朝雲答:“妾所不能竟(唱完)者,’天涯何處無芳草句’也”。
 
蘇軾大笑:“我正悲秋,而你又開始傷春了!”不幸的是,朝雲也先於蘇軾在惠州病逝。朝雲逝後,蘇軾“終生不復聽此詞”,一直鰥居。遵照朝雲的遺願,蘇軾將其葬於惠州西湖孤山南麓棲禪寺大聖塔下的松林之中,並在墓邊築六如亭以紀念,撰寫的楹聯是“不合時宜,惟有朝雲能識我;獨彈古調,每逢暮雨倍思卿”。此楹聯有個著名的典故:“東坡一日退朝,食罷。捫腹徐行,顧謂侍兒曰:‘汝輩且道是中有何物?’一婢遽曰:‘都是文章’,坡不以為然。又一人曰:‘滿腹都是見識’。坡亦未以為當。至朝雲,乃曰:“學士一肚皮不入時宜。’坡捧腹大笑。”
 
秦觀也為朝雲寫過一首南歌子:
 
靄靄迷春態,溶溶媚曉光。何期容易下巫陽。只恐使君前世,是襄王。
 
暫為清歌駐,還因暮雨忙。瞥然歸去斷人腸。空使蘭台公子,賦高唐。
 
朝雲墓位於廣東省惠州市惠州西湖景區孤山之上,蘇東坡紀念館旁,如今已成為名勝。

烏台詩案

烏台詩案

  烏台詩案

蘇軾“烏台詩案”案檔,宋時即已流傳,並有多種抄本、刊本。今所見幾種刊本中,《函海》本《東坡烏台詩案》、《懺花庵叢書》本《烏台詩案》為原案實錄,基本上保存了詩案原貌;《苕溪漁隱叢話》本按編撰詩話的要求作過刪改;《學海類編》本《詩讞》則可斷定是偽書。

烏台詩案,是北宋年間的一場文字獄,結果蘇軾被抓進烏台,被關4個月。御史中丞李定,御史舒亶、何正臣等人摘取蘇軾《湖州謝上表》中語句和此前所作詩句,以謗訕新政的罪名逮捕了蘇軾,蘇軾的詩歌確實有些譏刺時政,包括變法過程中的問題。這案件先由監察御史告發,後在御史台獄受審。所謂“烏台”,即御史台,因官署內遍植柏樹,又稱“柏台”。柏樹上常有烏鴉棲息築巢,乃稱烏台。所以此案稱為“烏台詩案”。
宋神宗元豐二年(1079年)三月,蘇軾轉知湖州。詩案就是蘇軾到湖州任所時寫的《湖州謝上表》引起的。表中說:“臣軾言。蒙恩就移前件差遣,已於今月二十日到任上訖者。風俗阜安,在東南號為無事;山水清遠,本朝廷所以優賢。顧惟何人,亦與茲選。臣軾中謝。伏念臣性資頑鄙,名跡堙微。議論闊疏,文學淺陋。
凡人必有一得,而臣獨無寸長。荷先帝之誤恩,擢置三館;蒙陛下之過聽,付以兩州。非不欲痛自激昂,少酬恩造。而才分所局,有過無功;法令具存,雖勤何補。罪固多矣,臣猶知之。夫何越次之名邦,更許借資而顯受。顧惟無狀,豈不知恩。此蓋伏遇皇帝陛下,天覆群生,海涵萬族。
用人不求其備,嘉善而矜不能。知其愚不適時,難以追陪新進;察其老不生事,或能收養小民。而臣頃在錢塘,樂其風土。魚鳥之性,既能自得於江湖;吳越之人,亦安臣之教令。敢不奉法勤職,息訟平刑。上以廣朝廷之仁,下以慰父老之望。臣無任。”蘇軾這幾句牢騷話,筆下的“新進”,指的是王安石變法時被引進的一批投機鑽營的“群小”。“生事”一詞,已成為保守派攻擊變法派的時下習慣用語。這些用語自然刺痛那些仍然竊據高位,謀取私利的“小人”。
第一個站出來檢舉蘇軾的是御史里行何正臣,緊接着是王安石的學生李定。宋神宗在何正臣、舒亶、李定等人的百般構陷下,只得降旨將蘇軾交御史台,由李定為首的“根勘所”負責審理。他的筆觸更加尖刻犀利且指責積貧積弱的朝廷,他渴望有朝一日能得到平復,然而,“世事一場大夢.人生幾度秋涼”。東坡行雲流水之作引發了烏台詩案。 這樣,一個駭人聽聞的文字獄便揭開了序幕。
宋神宗元豐二年(1079年)七月二十八日,李定等人奉旨查辦,立即派太常博士皇甫遵才前往湖州逮捕蘇軾。八月十八日,蘇軾被解到京城,投入御史台獄。兩個多月的“根勘”審理,蘇軾受盡非人的折磨。御史台嚴刑拷打,晝夜逼供,真是“詬辱通宵不忍聞”。最後,李定等人強加給蘇軾“四大罪狀”,請求宋神宗處死蘇軾。
宋神宗面對御史台的奏報,心裡也着實犯難。當年宋太祖趙匡胤曾有遺囑:除了犯叛逆謀反罪,一概不殺大臣。李定等人必欲置蘇軾於死地,朝野上下,輿論嘩然,認為蘇軾未犯叛逆罪,不該重處。更奇怪的是,新舊兩派正直之士,均出面營救。由於各方面的營救和輿論壓力,促使宋神宗產生寬貸蘇軾,從輕發落的念頭。最終,蘇軾得輕判,以“蒙恩責授黃州團練副使”結案。